主管单位: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
主办单位:上海金融业联合会
运营单位:上海投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腾讯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PPP观察

转舵再起航 龙元驶入PPP蓝海

摘要:龙元建设集团,一家来自浙江象山的民营建筑企业,从最初的年施工产值十几万元到今天的近300多亿元,连续16年名列上海市进沪施工企业综合实力考评第一,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2016-09-01 | PPP观察

金融时代》第十五期(2016.03) PPP人物

——访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赖朝晖

【文/刘明丽】

龙元建设集团,一家来自浙江象山的民营建筑企业,从最初的年施工产值十几万元到今天的近300多亿元,连续16年名列上海市进沪施工企业综合实力考评第一,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4年12月,龙元建设集团成立龙元明城投资管理(上海)有限
公司,专为实施基础设施项目投融资、建设、运营管理及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业务而设立。截至今年7月上旬,龙元建设集团中标PPP项目12个,总投资额超过160亿元。

“十二五”刚画上完美句号,在国家力推供给侧改革的“十三五”开局之年,龙元一马当先,响应号召,步伐坚定而稳健地走在转型之路上。本期《金融时代》专访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赖朝晖,谈谈关于龙元直面建筑业“痛点”,
转型升级那些事。

转型(PPP) :新基调 新目标

“十三五”开局,“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成为逢会必提的关键词,这对建筑业有多大的影响?是不是意味着建筑业经历了春华秋实,也要进入冬天了?

“去库存对我们影响比较大的就是房地产去库存。2011年时,龙元房地产项目占比达到80%,我始终认为房地产不可能一直这样持续发展,所以,当时我已经决定要降低房地产项目的比例,提高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比例。”赖朝晖坚定道。怎么提高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比例?参与市场竞争?公建项目的市场竞争是惨烈的,是血淋淋的,有的时候甚至必须报亏本价才能中标。亏本赚吆喝?“不!亏本价中标了有意思吗?没有意思。所以我考虑转变身份,变成投资人行不行?我做BOT1、BT2,成为投资人,那么项目招投标会更有余地,与政府议价的能力也会有所增强。为了BOT项目的资金问题,我们还发起了一个基金,这就是我们转型PPP的基础。”

2014年9月,财政部下发《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6]76号文),这是首次专门就PPP模式发布的框架性指导意见,对PPP模式进行了详细明确的界定,部署了PPP推广事宜。2014年12月,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获批,主要承担PPP工作的政策研究、咨询培训、信息统计和国际交流等职责。2016年1月,《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结束,该法一旦正式发布,标志着PPP“新常态”的到来。

“2014年政策的出台验证了我的判断。早在当年5月份年度股东大会时,我就力主专门为PPP设立投资公司——龙元明城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很快十来人小班底就拉起来了。虽然人不多,但是我认为我们的人是市场里面最优秀的,这个团队到现在已经有近60人了。”

2015年8月份,龙元建设收购了杭州城投建设,专门负责就PPP项目与政府沟通。龙元建设是总承包公司,擅长围墙以内的事,围墙以内的质量、进度、安全、成本控制都是龙元的强项。但是PPP项目需要跟作为甲方的政府打交道,需要懂得政府的诉求,了解政府的想法,按照政府对基础设施的管理方式去管这个项目。而对于与政府沟通,杭州城投是专业的。目前,杭州城投建设的人员也扩充到110多人。通过主业进行转型,最终达到以做PPP项目投资为主,这就是龙元今年的目标。而判断一家企业是不是转型成功,撇开所有口号、姿态、假动作,其实最终只有一个金标准,那就是盈利模式的转变。赖朝晖深信于此,前两年伏地深耕,今年起身大干,他为企业定下了基调,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我们今年的目标很有意思,传统业务200亿,而且这个目标还可以适当减少一点,但PPP投资业务要达到260亿。如果目标如期完成的话,那龙元的PPP投资业务就超过了传统业务。如果今年这个目标完成了,明年就将是关键性的、决定性的一年,PPP投资业务带来的利润将超过传统业务,一旦利润实现反超,那就是根本性的变化。我认为转型最重要的标志就是盈利模式发生变化。所以,今年对我们来讲非常关键,这一年是转型的关键一年,这一年的目标要全力以赴去完成,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转型(PPP):全生命周期 完整闭环平台

龙元建设集团是一个大企业,是一个上市企业,但仍是一个民营企业。龙元建设集团想要和具有天然基因优势的央企、国企竞争获得PPP项目,无疑会很艰难。怎么样才能脱颖而出?赖朝晖决定将龙元明城定位为PPP项目全生命周期服务平台,不和央企、国企“正面对抗”。

什么是PPP全生命周期服务平台?这其实是指在PPP整个周期里面,将对整个项目全部环节起到作用的优质资源和因素都整合对接进入龙元明城(平台),形成完整闭环服务平台。比如跟运营商合作、跟金融机构合作、跟资本市场对接、了解政府诉求,服务好政府、协调各方利益,这就是平台的价值,平台的竞争力。“我一开始打算自己去接投资业务,然后进行资金的筹措,完成建设、管理。但后来发现,我们跟央企和大型国企相比,跟金融机构相比,我们的竞争力实在是相差甚远。所以我调整思路,与其事事躬亲,不如加强自己团队对接各项资源的能力,然后再把专业的事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做。比如对接资本市场和银行,现在我们公司项目部里每个人都懂得金融政策,不同银行大概有怎样不同的要求、风险偏好是怎样的等等,关于这些我们内部培训都很到位。”

当然,赖朝晖认为让利、共赢是合作的基础,也是平台的态度。“我们是一个民企,是一个小公司,但我尽可能在我的平台上对接对PPP项目有竞争力的资源。”赖朝晖既不妄自尊大,但也绝不妄自菲薄,“联合实际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自己没实力,谁跟你联合?你自己专业性不够,谁跟你联合?你没有合作的态度,谁跟你联合?比如虽然我们是总承包公司,但我们也跟总承包公司合作,在目前已经开工的工程中,我们把其中一个市政项目,一个水利项目交给其它建筑公司做了。就这一点而言,自己拿来的投资项目给别的公司做,在国内是很少的。”

总结来说,各个环节里优势的资源、专业的能力,都可以整合起来,这就是平台。截至目前,龙元明城已经有融资团队、专门做政府实施方案的团队、市场团队、与各类型细分领域运营对接的团队,龙元明城加上杭州城投建设共有170多人专职做PPP项目。赖朝晖自豪地表示,在我们项目直接相关的30多个人里,金融硕士以上背景的有十七八个,6个CFA,有超过20个人具有证券从业资格,这样的人员配置在一个投资公司是非常强大的。所以,虽然我们是投资公司,不是咨询公司,但我们的团队甚至可以做一些项目策划、项目咨询,当然也不会比市场里专业的咨询团队弱,甚至某些领域还能比他们强。这是因为我们始终在学习对政策的研究、对政府诉求的了解、对实施方案编制的能力。而且,我们还有专门的PPP研究中心。


转型(PPP) :没有“底线” 只要规范

自2014年PPP正式文件下发后,PPP项目呈现爆炸式增长,截至2016年4月30日,纳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的PPP项目达8042个,总投资9.3万亿元。这么多项目,怎么选?选倾向于经营性项目还是准经营性项目?选使用者付费、使用者付费+可行性缺口补助、政府付费哪种赢利模式等等?龙元建设集团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我们没有资格选”赖朝晖笑笑说,我不会先设立一个准入标准,而因此错过某些项目。我们团队情愿辛苦一点,对每一个有可能的项目都仔仔细细进行评估,并为此寻找更佳的合作伙伴,整合更优秀的资源一起参与。换言之,就是我们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更勤奋、更努力,才能啃难啃的骨头,我觉得这是民企与政府合作时摆出的态度。项目规模、收费模式、利润多寡,我们都没有硬性要求,但是,我们始终强调项目的规范度。“合规,比起央企、国企,作为民企的我们对规范的要求更高,因为我们承担不起不规范带来的风险。”赖朝晖透露,因为龙元建设集团承接的项目都很规范,所以每个项目的融资都能很快落地。“就我所知,由于项目不够规范,有一些项目都已经开工了,融资还没落地。想想看,一个几十亿的项目,融资不到位的话那就麻烦了,接下去怎么履约?如果企业完全用公司自己的信用去借钱,借几十亿投到这一个项目里,对于一个民企来讲,干了这个活,别的活还干不干了?有限的资源不能只集中在一个项目上。” 不规范还会带来什么?履约风险,政府如果没有按合同履约,但由于你的项目不规范,所以连官司都打不了,没有人同情你。“规范!规范!规范!这就是我们的底线。”

问答环节:

《金融时代》:2004年5月24日,龙元建设集团正式上市,发行价17.08元,上市首日开盘价20.38元。3年后,2007年9月, 成立于1950年的“ 中字头”——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龙元建设集团不仅是首批进入资本市场的民营建筑企业,甚至比一些央企、国企建筑企业更早“触市”。

赖朝晖:IPO的过程对我们这种并非金融、财务专业的人来说真是一次很好的资本教学。坦白地说,一开始主持会议时,我根本听不懂那些投行、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人士所讲的那些专业术语。勤能补拙,那时候我参与度很高,每个过程都没有错过,甚至没有缺席过一场会议,不懂就学,不懂就问,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2003年3月13号,我们的材料已经上报证监会等待审核了,那段时间我经常在北京,接着就爆发了非典,全北京戒严,所有的审核都暂停了。我回上海后每天都会关注今天有多少疑似病例、多少确诊病例、多少治愈病例,看曲线图,再估计我们什么时候能上会。6月2号收到可以准备上会的通知,我马上动身去了北京,11号过会3,6月25号北京才解除了旅游警报。

直至现在,赖朝晖还会感慨,上市的好处特别多!“我尝到的第一个甜头,就是信用授信。刚过会没多久,就有一家银行主动说可以给我信用授信,03年那时候免担保免抵押的信用贷款还很少,很多人包括我当时都还没听说过可以用信用借钱。当时他说可以给我批两个亿,利率下浮,我说不用两个亿,一个亿就够了,也不用下浮,基准利率就可以了。”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多钱,但我一定要贷这一笔,因为这对我们来讲,是太重要的一步了,这意味着我们龙元的信用不一样了!这一单之后,龙元所有的贷款全部都是信用贷,不再因为建筑企业没有抵押物而只能采用互保模式贷款,不用再为其他企业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金融时代》:富士康旗下P2P平台富中富上线了;碧桂园旗下碧有信社区金融平台上线了;红星美凯龙全资子公司“家金所”上线了。越来越多的实业公司奔赴“金融业”,做P2P,搞众筹等等。对于转型,龙元建设集团作为有实力的上市建筑企业,“走不走,去不去,搞不搞?”

赖朝晖:我们行业里有两句话,我觉得对企业的杀伤力是很大的,比如说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我们做过行业内的钢铁投资,相关度这么高,还是亏本了,哪还敢去投资其它行业?隔行如隔山,真的不一样。所以我们只做建筑,专注的做好建筑,也正因为这样,还好,公司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的失误、纰漏。

有不少企业想一业为主,多元经营,不靠一条腿走路,认为这样既可以分散风险又能增加赢利点。但最终却常常事与愿违,有的企业自己原来的主业做的很不错,如果继续专注投入,做精做强,很有可能会成为业内翘楚。然而它却分散大量精力去开拓其他不熟悉的行业,导致辅业没优势,主业荒废了的结果。

还有一句话:两条腿走路的多的是,只要有钱,人多的是,你可以找人帮你去管,这句话其实也害了很多人。合适的人才不是那么好找的。如果你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你要找到这个行业里的专家是很不容易的。请朋友推荐?朋友懂不懂这个行业很难讲,他眼光好不好也不好讲,他推荐的是不是符合你需要的人,更难说。即使专业水准够高,这个人人品好不好,你也不知道。就算运气好,最终找到一个专业程度强、职业操守严、道德底线高的人,但是因为你自己不懂得这个行业,所以你不懂得该怎么管,要给他安排什么样的激励措施才是合理的?对他的监管手段是怎么样的?怎么样的监管手段才是适度的?如果这些你都不会,一个好人,一个人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面,若干年后会发生什么事?

《金融时代》:PPP项目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作,业界认为民企和政府之间常会产生信任问题,政府担心民企违约,最终政府兜底;PPP模式的合同期限比较长,往往跨越几届政府,民间资本也对政府能不能按合同履约充满担忧。

赖朝晖:以我的体会,两句话,第一句话,政府中有些人对民企我认为是有歧视的。当然,有些民企自己也有一些不合规的地方,但我认为更多的是政府中一些人对民企有歧视。我们招投标的时候就碰到过,有很多项目指明必须要央企、国企,我认为这肯定违反了PPP政策的初衷。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社会资本里面应该更多要去强调民营资本。

另一句话,民企对政府不放心这个事情,我觉得或许有,但是从我的理解来讲,我不担心换届,因为在PPP制度设计里面,一个规范的PPP项目,最终预算是列入中长期的政府预算,是可跨届的。而且财政部、发改委的领导也多次强调,地方政府要作为一个市场主体去履约,各级领导在不同场合里面也再三要求政府要守信。

退一步说,我们不会因为这个问题迟疑。你观望了,想好了,很可能已经失去了先机。企业要转型、要发展,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犹豫,要转型、要创新、要先发制人,就要敢于承担风险。

《金融时代》:龙元建设集团在做PPP项目过程中是不是要更多地考虑企业的社会责任?

赖朝晖:我觉得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合规的经营、合法的经营就是最重要的社会责任,承担更多的话就要看我们自己的能力了。在开启PPP项目时,我就有这个想法,如果我们在哪些地方项目落地了,也有些利润产生了,我们可以对当地的教育,或者是贫困家庭,或者是医疗做一些慈善公益。但作为企业来讲,我始终认为合法、合规经营,依法纳税,这就是企业最重要的社会责任,企业进步发展就是在承担社会责任。

《金融时代》:您带领团队遵循怎样的信条?

赖朝晖:对于劳资关系,我的态度就是六个字:平等、互信、互利。实际上,我觉得平等一定是强势这一方提出来的,一旦到弱势这一方跟你提平等的时候,肯定已经很不平等了。我们现在经常讲个体和平台的关系,分工上会有流程上的不同、岗位上有要求的不同,职务上有高低之分,但从个人角度来讲,都是平等的。还有信任,信任必须先自律,你自己要先说到做到,否则的话,怎么要求别人信任你?当然,企业和个人都是一个自然经济体,如果不讲利益也是不可能的,理想不能饿着肚子谈。

名词拓展:

1、BOT:build-operate-transfer,即建设-经营-转让。是私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一种方式。中国一般称之为“特许权”,是指政府部门就某个基础设施项目与私人企业(项目公司)签订特许权协议,授予签约方的私人企业(包括外国企业)来承担该项目的投资、融资、建设和维护,在协议规定的特许期限内,许可其融资建设和经营特定的公用基础设施,并准许其通过向用户收取费用或出售产品以清偿贷款,回收投资并赚取利润。特许期满,签约方的私人企业将该基础设施无偿或有偿移交给政府部门。)

2、BT:Build-Transfer,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 BT模式是BOT模式的一种变换形式,指一个项目的运作通过项目公司总承包,融资、建设验收合格后移交给业主,业主向投资方支付项目总投资加上合理回报的过程。)

3、过会:新股发行要通过证监会审批,证监会会开会讨论,设定“ 1 月1 日上会”就是说“1月1日证监会开会讨论此事",经过过3~5天左右会公布开会结果,如果通过首发申请就是“ 过会”。

—— 编辑:金融时代

更多

沪上金融家

+MORE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金融时代》编委会  |   图片合作  |   隐私权保护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2014 Shages.com 《金融时代》杂志 电话:021- 54061177 传真:021- 5406117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14452号